瑞银投行副主席何迪:金融开放要拿出当年进入WTO时的决心和行动

中国金融开放是中国深化改革的重要一环,成绩有目共睹,QFII额度放宽了,原来瑞银是3亿美金的额度,十几年下来,额度已经达到27亿,现在当然取消了。我们积累的资产是50亿美金。12月8日,在2020年进入WTO时候的决心和行动,监管机构要根据新的形势进行一些新的创新,或者用一些新的管理办法来适应新的形势。

当年为了进入WTO,专门有个班子,由各部委组成,清理了将近1000条与WTO原则相抵触,或者不相符的法律法规、行政条文,在几年之内进行了废止或者修订。何迪以当年中国加入WTO作比,在金融开放新政宣布以后,我们的监管体系也应该从问题导向出发,对过去30年的政策法规进行系统的梳理,按照轻重缓急来修订或者废止与金融开放新政相违的条例,这也是监管部门进一步改革的应有之义。

在发言中,何迪以举例的方式,呈现了部分原有监管规则带来的障碍。

比如外资申请进入中国,成为本土资源公司控股,中国的法律法规要求全球性的外资公司三年之内在全球各地不能有重大违规,如果有违规,必须由当地的监管部门出具证明。全球性的公司每个月都会有各种各样的诉讼,这就使得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成为了一个很难操作的条例,实际上都是通过一种变通办法进来的,这个条例是需要修改的。瑞银谈判谈了有两年,真正交表到批准用了7个月。

又如,在高管任命方面,外资银行经常各个银行中间挖角,任命高管要经过当地的监管机构资格审查,不但要资格考试,还要原单位出具没有违规、没有违法,或者三年以上的高管资历。我们就遇到了这个问题,接我的总经理是从另外一个外资银行过来的,他跳了槽要让老东家给他出具证明实在太难了,就为了这个事,他的任命用了9个月。今年我们又有个新总经理,因为原总经理要成为董事长,又做了7个月。人事任命问题,在一个国际性大机构里是很常见的,我们监管审核各方面,实际不那么有效,需要改进。

何迪认为,监管部门在监管措施上也可考虑做一些创新和调整,以适应新形势。

证券公司都有个行业系统性评级,根据评级来允许哪些业务,由于我们评级中间非常重要的指标资本金大小,所有外资进入到中国,不仅瑞银,包括JP摩根、高盛,资本金都非常小,相当于本土中小型证券公司,如果用这个衡量,给它一个评级标准,很多业务都不能做。何迪举例称,瑞银最擅长的是,有合规程序地做方块棋牌娱乐衍生产品的业务,但因为评级调整,受资本金影响,两年都不能开展这个业务。

(责任编辑:方块棋牌)

本文地址:/xiuxian/20200605/5716.html

上一篇:三大攻坚战,闯关夺隘捷报传

下一篇:重磅!11位院士确认出席2019世界VR方块棋牌产业大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字段已标记 *